浙江唯一的全國"無廢城市"試點為何花落紹興?

2020-01-08

浙江在線微說城鎮 1月8日


image001.gif

image002 - 副本.jpg

整潔、干凈的紹興市容。


投入約1.8億元,復綠12萬平方米……近日,在有著近30年歷史的紹興市大塢岙垃圾填埋場,一場生態修復工程正式打響。“我們將通過地下水污染控制、臭氣控制等方面的施工,在保持填埋庫容不變的基礎上,大幅減少垃圾填埋產生的次生污染。”施工現場,承建方紹興市公用集團所屬環境產業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大塢岙垃圾填埋場的新生,是紹興創建“無廢城市”的一個片段。

“無廢城市”并非沒有廢物的城市,而是通過推進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最大限度減少填埋量,將固體廢物環境影響降至最低,實現綠色發展和綠色生活。

2019年4月底,紹興被國務院確定為全國“11+5”個“無廢城市”建設試點,是浙江省唯一一個試點。眼下,試點工作已進行了8個月,紹興市通過制度和技術創新,持續提升城市固體廢物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水平持。

紹興是怎么探索的,又遇到了哪些困難?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走訪。


紹興有何基礎?

垃圾利用全省領先


image005.jpg

紹興一家企業的危險廢物資源化利用項目。


紹興鳳登環保有限公司負責人章磊一有空,就會跑到廠區數一數來來往往的槽罐車。“進出的車子越多,我們企業的利潤就越大,對生態環境做出的改善也就越大。”對于外人的不解,章磊笑著回答。

為何這么說?因為鳳登環保的“高濃度廢液資源化、無害化處理示范裝置項目”可讓槽罐車載著醫藥化工企業的高濃度廢液進廠,裝著純氫、液氨等工業原料離開。自2017年建成運行以來,該項目已累計處置紹興及周邊地區危險廢物近10萬噸,并利用其作為原料生產各類化工產品近20萬噸,實現了危險廢物資源化循環利用。

廢物處理企業和項目,在紹興并不少見。比如眾聯環保有限公司可以處理包括醫藥廢物、農藥廢物等40大類共389小類的危險廢物,公司還與高校合作,成立了浙江省固體廢物處理與資源化重點實驗室眾聯環保分中心;又如綠斯達新材料有限公司擁有完整的生物降解塑料技術體系,主要膜袋產品在堆肥條件下90天可完全生物降解……

“這些企業是紹興處理和利用固體廢物的基礎,也是紹興入圍‘無廢城市’的重要加分項。”紹興市生態環境局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專員錢進表示,由于一向重視綠色可持續發展,紹興有著良好的固體廢物處置和利用基礎。2018年,紹興工業固廢的利用處置率達到99.94%,在全國都不多見,農業廢棄物處置、建筑垃圾源頭減量也在全省處于領先水平。

而對于生活垃圾方面,紹興也已開啟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分揀設施的建設。“通過政府部門規劃、社會企業運營,目前紹興已經建立了214個再生資源回收站點以及4個區級分揀中心。”在占地4500平方米的紹興市越城區城西再生資源分揀中心,市供銷社業務處負責人李勇說道。

在他背后,打包機、拆解機、泡沫熱熔機等大型機器正隆隆作響,對垃圾進行分類加工。仔細一看,其中不乏廢輪胎、碎玻璃、舊家具等低值垃圾。“通過相應的政策補貼,我們已經實現兜底回收,避免低值垃圾污染環境的問題。對于舊家具等大件垃圾,工作人員還會上門回收。”李勇說。

“在東部地區具有代表性的產業分布,也是紹興獲得‘青睞’一大原因。”錢進說,“無廢城市”試點需是具有代表性、帶動作用比較強的城市,而作為一個偏重工業和服務業的東部發達地區中等城市,紹興的三產比例是3.6%、48.2%、48.2%,這意味著紹興固體廢物主要來自工業領域和生活領域,產量大且數量多,選擇紹興做試點,可以盡快出成果、成體系,為同類城市提供樣板。


image007.jpg


怎樣處置固廢?

源頭減量綠色循環


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新增固廢100億噸左右,歷史堆存總量高達600至700億噸,不少城市面臨“垃圾圍城”。

紹興也曾遭遇這樣的窘境。2019年5月,越城、柯橋的不少工業園區,一堆堆夾雜著生活垃圾的工業垃圾在工廠門口堆積成小山,時間一長散發出陣陣異味。“以往環衛部門每天都會上門來收,結果那一次好幾天都不來收。”一位企業負責人對這次事件記憶猶新。

記者了解到,原來兩地的部分工業垃圾依托生活垃圾焚燒設施進行處理,但隨著生活垃圾不斷增量,焚燒設備無法消化,于是有關部門下發了規定:禁止工業垃圾混入生活垃圾處置體系。此事雖然經過政府部門協調,情況得到緩解,但也充分暴露出當時紹興固廢處置能力不足的問題。“生活垃圾處置能力已接近飽和,工業固廢雖已實現全量無害化處理,但專用處理設施仍存在911.8噸/天的缺口。”錢進表示。


image008.jpg

紹興市循環生態產業園


紹興要打造無廢城市,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處置能力不足的頑疾。據悉,紹興在“無廢城市”創建期間要上90多個項目,其中需規劃引進項目有30個,2020年要完成的有63個。目前,紹興市循環生態產業園二期工程正在加速推進,建成后將新增1000噸/日生活垃圾和500噸/日工業垃圾的處置能力,有效緩解這一難題。

提升末端處置能力固然重要,但“無廢城市”更重要的內涵在于用綠色方式推動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

印染產業是紹興的傳統優勢產業,近年來紹興實施產業集聚提升,許多企業走上了改造升級的道路。“我們通過堿減量廢水收集工藝,染整車間的單日用堿量減少半噸、單日用水減少60噸,以前進過車間就得換鞋,現在這已經成為歷史了。”浙江愛利斯染整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王國根指著干凈的車間地面告訴記者。

而在看不見的廠房下面,印染污水正通過管道輸送到幾公里外的柯橋江濱水處理有限公司進行集中處理,由此產生的污泥則被運輸到浙江龍德環保熱電有限公司進行環保焚燒,產生的熱輸送回印染企業,發出的電賣給國家電網。

像愛利斯這樣通過科技實現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的項目,在紹興還有很多。僅工業固廢和危廢方面,華純再生資源6.5萬噸/年印染堿減量白泥處置及再生利用項目、眾聯環保和德創環保廢鹽資源化利用項目、鳳登環保年處置危險廢物5萬噸技改項目、光之源環保5萬噸/年廢礦物油綜合利用等項目已順利運行或加速推進中。


image010.jpg


在《紹興市“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實施方案》中,記者看到在源頭減量方面,紹興計劃實施清潔生產審核、綠色園區建設、綠色工廠建設等5個項目,而在提升處置和資源化能力方面,需實施的項目則多達65個。其中不少項目還涉及多個主體,如清潔生產審核就涉及100家企業。

這樣的循環經濟,在柯橋濱海工業園區的印染集聚區并不是新鮮事。“經過5年的建設,柯橋濱海工業園區已完成國家循環化示范試點工作,即將通過驗收。”柯橋經濟技術開發區相關負責人表示,相比試點開展前,園區資源產出率提高了132%,能源產出率提高14%,水資源產出率提高112%,廢水排放量減少8009.9萬噸,二氧化硫排放量、化學需氧量排放量、氨氮排放量及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下降88%、60%、89%及84%。

在紹興,12個省級以上開發區已經有5個列入省級以上循環化改造示范園區。“這些基礎的搭建,最終是為了打造固廢循環經濟產業鏈。”紹興市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小而散的固廢回收和資源化格局,將制約資源化利用效率和水平的提高,所以在補齊短板的前提下,紹興還將組建和整合固廢回收利用產業鏈,形成“分類回收—清運—資源化”的閉環。


還有哪些難題? 

亟待政策技術支持


列入試點城市之后,《紹興市“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實施方案》順利通過評審。紹興還在國家要求的各項指標上新增指標,并將試點建設納入各區、縣(市)和相關市級部門的年度工作考核中。


image012.jpg

紹興市循環生態產業園實景


經過數月的努力,紹興“無廢城市”各項工作快速推進。如2019年開工的裝配式建筑面積比例達29.8%,提前并超額完成27%的試點要求;上虞區積極推進農藥廢棄包裝物“統一回收、集中處置”,實現回收率和處置率100%……

但“無廢城市”建設是一個龐大的體系,涉及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在創建過程中,紹興不可避免地遭遇了諸多困難,亟待解決。

工業廢鹽是工業生產中常見的副產結晶鹽類,存在處理難度大、處理費用高及環境準入標準高等問題。在“無廢城市”建設中,紹興市規劃引進了一個10萬噸/年工業有機廢鹽資源化利用項目。“目前項目已在做可行性報告,但要落地,最需解決的是土地指標。”項目建設方浙江德創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德創環保遇到的問題并不是個例。“因為配合‘無廢城市’新建的固廢資源化利用項目都需要土地、排污指標等生產要素。” 紹興市無廢辦相關負責人表示,為解決這一問題,紹興已在《“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中進行了統籌,但由于項目眾多,有些指標還需要省級相關部門予以支持。

此外,紹興“無廢城市”建設還需要更多先進、適用的技術支撐。建礦于1959年的漓渚鐵礦曾為紹興經濟發展作出重要貢獻,但隨著礦石越挖越少,1000萬方庫存尾礦砂成為了紹興環保發展的老大難問題。“綜合利用難度比較大,我們曾搞過試驗但沒成功。”漓渚鐵礦相關負責人表示。

在“無廢城市”方案中,這一問題被列入了需重點解決的清單中。目前,紹興有關部門又和北京一家單位設計處置方案,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怎么樣的綜合利用才算成功。“我們進行了調查,但找不到鐵尾礦砂的處理標準。”相關工作人員表示,這意味著紹興需要制定一個可復制、可推廣的新標準,這急需高校、科研機構的配合。

即便這些操作層面的問題解決了,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讓綠色發展深入人心。

“就像一次性紙杯不能用,這個看起來最簡單的政策,推行起來也有困難。老百姓都知道這么做有好處,但卻普遍難以接受。”紹興市無廢辦相關負責人表示,造成這一情況是因為人們的認知觀念還沒有轉變過來,而要改變這點,需要長期的宣傳引導。

此外,“鄰避效應”也是紹興“無廢城市”規劃者最擔心的問題。所謂“鄰避效應”就是公眾明知道公共設施十分重要,但誰都不愿意它出現在自己身邊。“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在大力培育綠色產業、綠色金融和綠色試點的同時,還需要相關法律和制度的保障。”錢進說,在紹興“無廢城市”創建過程中,紹興將制定62個各類固廢的管理制度,同時也為其他地區的“無廢城市”建設提供經驗。


image014.jpg

紹興風光


鏈接:“無廢城市”ABC

1.問:“無廢城市”是不是沒有廢物的城市?

答: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中對此有明確的闡釋:“無廢城市”是一種將固體廢物環境影響降至最低的城市發展模式,也是一種先進的城市管理理念。其主要是通過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續推進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最大限度減少填埋量,將固體廢物對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

可見,“無廢城市”并不是指沒有廢物產生的城市,也不是杜絕城市垃圾產生。專家表示:“無廢城市”是從城市管理的角度出發提出的概念,通過“市場、技術、監管、制度”四種手段來解決歷史堆存固廢問題,保證固廢良性循環,達到各類固廢“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的目標。

2.問:為什么要創建“無廢城市”?

答:目前,針對固廢的利用和處理,存在很多“老大難”問題,“垃圾圍城”問題已十分突出。另一方面,由于固廢處理領域的無序狀態,導致其經濟效益沒有得到很好發揮。實際上,固廢處理市場背后蘊藏著巨大的經濟效益,“垃圾山”里也藏著金山銀山。根據估算,到2030年,我國固廢分類資源化利用的產值規模將達到7萬億~8萬億元,帶動4000萬~5000萬個就業崗位。

3.問:信息技術如何賦能“無廢城市”創建?

答:應用遙感、大數據等技術,能實現對各類固廢全過程閉環的數據交換、預警等功能,達到對固體廢物可監控、可預警、可追溯、可共享、可評估的數字化管理。例如,紹興統籌整合各職能部門的固廢管理系統平臺及數據,形成1個實現固廢全過程閉環管理的數字化平臺,系統集成重點固廢產生單位、處置單位的廢水、廢氣排放情況,對接工業園區,重點固廢處置、利用單位的固廢管理數據。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監制:范波

責編:潘潔

編輯:陶朝坡


大咪直播app下载安装_大咪直播免付费破解版_大咪直播破解版